欢迎来到丹棱县淑乡果业专业合作社!

丹棱县淑乡果业专业合作社
主营:不知火果(苗),大雅柑1号(苗),爱媛38号(苗),春见,沃柑,桃类,李类等苗木

全国统一咨询热线:13990302716

火多久,考验不知火新品种储备

火多久,考验不知火新品种储备

火多久,考验不知火新品种储备
    品种,是水果的第*要务,但难以一劳永逸。“国外1个品种的轮换周期是10-15年,我国则在20年以上,”中国农科院柑桔研究所所长陈善春3月18日在丹棱桔橙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指出:“不知火这几年在市场上热销,成为当地柑桔主导品种,如要产业持续发展,必须储备种质资源,以便应对市场风险、及时更新品种、优化供给结构。”
大面积种植单一品种
    抗风险能力差“江西马家柚*大特点是果糖含量高,但这个特点不是很突出,具有不可替代的亮点。”陈善春介绍,由于当地违背市场规律的炒作,曾卖到几十元一个,然后引起跟风种植。两三年后投产,才发现市场需求没有当初预计的那么大,价格跌到约3元/公斤。
    广西柳州市农业局局长温承全也在论坛上分享了他们栽过的跟头:“2000年后,全市陆续发展柳橙蜜桔多达30万亩,后来爆发了毁灭性的地方病黄龙病,每年差不多要砍3-5万亩。究其原因,当时种蜜桔太狂热了,有苗子就种,结果苗子本身就带病,治都不能治。”
    “单一的大规模不利于避险和方向调整;大面积的遗传一致性,也不利于控制病虫害流行。”国家柑桔品种改良中心副主任洪棋斌指出。
适宜品种可遇不可求加大储备是根本
    为何柑桔产业常容易死盯一个品种?因为适地品种常常可遇不可求。“丹棱原本是柑桔次适宜种植区,在主产区中排不上号。但不知火对积温的特殊要求有别于其他品种,只适合能满足该条件的小气候区,而丹棱、蒲江等恰恰满足了这些条件。”陈善春介绍:“不知火这个品种引自日本,在当初知识产权保护不太严的情况下,我们没有获得授权就推广了。虽然旧账不算了,但也限制我们不能把不知火卖到日本去。”
    如今,国家间互赠的资源,没有知识产权保护,但也没什么含金量;有很好性状的品种,都要掏钱购买授权,但风险也很大。“重庆一家企业花了100万美金,从澳大利亚买了几个在当地表现很好的专利品种,但种在国内就不行。”陈善春指出,所以一旦碰到好的品种,很难抵制“不断扩面”的诱惑;其实,以川东北丘陵地区为例,即便相邻的地块,其土壤的酸碱度、矿物质含量都极为不同,所以除了市场风险,在技术方面,盲目扩种单一品种的风险也很高。
    怎么办?陈善春认为,业务部门要加大自主研发,积累优质种质资源,完善产权保护,加强采穗圃、苗木市场的监督管理;地方政府要尊重每个行业、产业的特殊规律,以科学的态度规划发展。
新好新品种储备观察要跟上“柑桔是多年生木本植物,投产周期长,新品种市场需要培育、其区域适应性和栽培技术的完善都需要时间,所以在成熟品种主导下,一定要尽早开展新品种的储备观察;好在主导品种的各种红利用完耗尽时,新品种能第*时间顶上。”洪棋斌建议。
    “我们有世界第三大的国家果树种质 (重庆)柑桔圃,有1400份种质资源,虽然大部分没有作为优势水果的开发价值,但是宝贵的基因库,有生物种质多样性的意义;此外四川的柑桔育种栽培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,这几年成果颇丰。”四川省农科院副院长刘建军介绍:“我们新选育了包括杂交柑桔在内的20多个具有市场潜力的新品种,杂柑主要以市场远未饱和的晚熟品种为主,有些品种特性类似不知火,但比它好栽培。尽量做到每个新品种都有特定品质,回应了不同细分群体的消费痛点。比如柠檬,我们还选育出不带酸味,但香气、功能、成分都一样的品种,有望直接当水果来吃。”
    丹棱也已经开始布局,不知火果王“王中王”争霸赛的冠*胡明清介绍,他看到去年果品表现不俗的 “大雅柑”批发价达到了20元/公斤,便花了2000元买了200根“大雅柑”的枝条嫁接到脐橙上,如果市场坚挺,就租地种这个。
    胡明清的眼光不错。大雅柑正是丹棱与中国农科院柑桔研究所合作,花费20年时间选育出的具有自主产权、且市场推广潜力大的品种。丹棱县农业局农艺师袁兴亮介绍,丹棱将会形成不知火和大雅柑为主的双星战略;此外,20多家果园作为母本园,正接受四五十个品种长达十多年试验、区试、中试程序。“可能大部分会废掉,成为‘炮灰’,但谁都希望能从中诞生明日之星。”